2015年1月11-2015年1月18日,秀野堂主东北游记

阅读数:1391 发布时间:2015-02-14 01:06:08

作者:秀野堂主 标签: 秀野堂主 东北 游记

在大雪纷飞的季节去东北,是我一直的梦想,去滑雪,去看雪。

终天有了机会,应邀去吉林长春。

可是身上由于肺阴失调,阴虚火旺,导致在腰眼处长了火疖子,没有好好处理,然后化脓,最终痈化。

临出发前一天,在江苏丹阳,人民医院的医生没有空处理,直接让挂水消炎。于是想晚上去,请护士护理一下,结果急诊全是人,打架打破头的,车祸的。

于是连夜去了镇江江滨医院,结果医生只是换了纱布,用碘伏消了毒。

去药店,人家夸片仔癀多么好,450块3克,买来用了,还是不管用。

于是硬着头破去了东北。

到东北第一件事,就是找吃的。结果在吃饭的地方,发现一个小诊所,进去打听了一下,20块一次引流。

说白了,就是在腰间的洞里,放一块纱布,把脓引出来,然后坚持吃头孢。

我照做了,头一天就消了肿,第二天就洞里不流脓,第三天就不疼了。要知道,这是我在连续上课,一天站6小时的情况。

感谢东北人民一次,还有那个给我换纱布的小护士,当时还换了微信,人家还喊我大叔,希望你一切都好。

感谢长春工业大学的刘老师,金老师。

每天一早就到酒店来接我,然后晚上带我吃长春的特色菜,我最爱吃东北的笨豆芽。一次可以吃一盘。

在正式工作结束后,刘老师带我去滑雪,当我穿起全套装备的时候,我就不想动了。

一是身上的装备大重,我又长胖了,150多斤的胖子,穿上装备,整个人根本站不起来。

二是雪地里的感觉并不好受,寒气逼人,光线刺眼,在滑板上,连站都站不住,完全不能接受自己如果愚蠢的在滑道上以滚的姿势到了山脚。

在长春的仁风阁,我又一次见到了北朝鲜的姑娘们,她们载歌载舞,依然是那么的美丽,那么的谨慎。上一次接触这些人,是在北京。多年以前了。

写到这里,往事涌上心头,居然有点酸酸的。

告别了真挚热情的刘老师,我一个人乘车去了哈尔滨。

一开始,东北人在我印象中都是一样的,但是,我到了哈尔滨才发现,哈尔滨人比长春人要狡猾,要精明的多。

刚到哈尔滨,就被黑车司机带跑偏了。

我没料到冬季是东北的旺季,结果根本找不到地方住,于是降低标准,好不容易在地段街找了个极其破旧的地方住下来。

放下行礼,立即兴冲冲的去了圣索菲亚大教堂。结果,拍了三分钟照片,立即就想回家睡觉。太冷了,我特意带了触摸手套,裤子还多穿了,但是在户外呆上10分钟都是受罪的。

我看着赵尚志大街上躺在地上的乞丐,再看看赵尚志大街的路牌,心里默默的想:尚志大爷,你的革命理想实现了吗?

然后就是四处瞎转了,在那个非常俄式的大街上,在遍地俄式风格建筑的中国城市,实在感觉不到什么。

作为一个在哈尔滨不认识任何人的游客,对这个城市,没有什么感情,也没有什么欣赏的地方,只有感叹,这么冷的天,这么冷的季节,人不在家里猫着,睡睡觉,出来真没啥意思。整个东北的风景,在冬季,是非常容易引起视觉疲劳的。不是黑就是白。大片大片的白。刺眼。

走前的最后一天,我在哈尔滨逛了两个酒吧。第一个是俄罗斯酒吧。结果没有啥人,吧台的小妹不停的推销酒,暧昧的语气告诉我,东北爷们都喝这种酒,我花35买了杯酒,其实我根本不会喝酒。就是坐着看看。结果有一个gay?不停上来借打火机,然后自己还用嘴点了烟,再递给我抽。我断然友好拒绝,然后收拾好去了另一个酒吧。布鲁斯酒吧。

这个酒吧很有特色。不是小清新,也不是太色情。就是中年大叔的酒吧。

有歌手在台上唱歌,然后台下的爷赏酒喝。我瞬间就觉得《筷子兄弟之猛龙过江》这个电影很有生活。

给我印象最深的,不是俄罗斯姑娘的大腿和胸,当然,他们的舞蹈很有力量,比中国姑娘先天就充满了爆发力。确实很漂亮。

最印象深刻,是

一个女歌手,在台上唱歌后,不停的有人敬酒喝,她总是一口一口的干掉,还是很高兴的样子。

然后,她唱了一首汪峰的《光明》,我坐在吧台听。吧台的酒保跟着一起跳着唱。

虽然她唱的是《光明》,但是她却在零下25摄氏度的黑夜。在黑暗中守望光明,也许这是她唱下去的力量吧。

姑娘,祝你一切都好吧。。。

这就是我的东北行。一个人,背着包,现在,整个中国,我只剩下了云贵,新疆,西藏,台湾了。

有的人,喜欢用脚量中国,我喜欢用汽车轮子,最好是飞机。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