秀野堂主关于HTML5独立游戏制作的故事(三)

阅读数:2279 发布时间:2015-04-11 01:28:06

作者:秀野堂主 标签: html5 秀野堂主 游戏制作

开发过程的苦与乐

我喜欢先说一下苦的一面,然后再说乐,因为我的习惯是:吃菜和水果时,总是先吃不那么好的,然后最后留下一个最好的给自己作为奖励。但是自从与我前妻一起吃饭后,结果总是:她看到菜盘里剩下一个最好的菜时,便会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抢走那一块,剩下我呆若木鸡。

有时候,我在想,若是从程序的角度出来,这是最优解,因为她喜欢从最好的开始吃,我们是从两个极端往中间聚集的。

扯远了,回归正题。

开发过程是苦的。前期没有办公场所,为了省钱,我们决定先在自己家里做开发,各人的工作,各自分布试进行。串联与并行的时候,再见面调试和商量。

下面先来介绍一下人物:

人员介绍:

策划

酷爱野外,属于见到好山水就走不动路的人,知识广泛,万精油型的人,来自应用数字专业。外号人肉公式制造机,大师等。他自称是个诗人,能淫诗,能作诗填词,但是从我业余汉语言专业的角度看,诗写的有点软,作者表达天人合一的意境的意图过于明显。词嘛,除格式偶有小错,韵不太准,套公式的痕迹明显之外,其它都还可以。

但谁不是说过:勤能补拙的吗?继续吧。在炎炎夏日的午夜,我在与他交流各自的糗事时,跟他念过一首许完颜的《龙挂吟》,并希望他以此为榜样。但此君从此不愿意与我再讨论诗词,总是以低头看手机来回避我的问题。其实,做人最重要是开心,不是吗?

我最想暴打他的一次是让他搞一个公式来解决区间分布的问题,他随手搞出一个让我开负数平方根的公式,引得我咆哮不止,我们这是计算数学,别给哥搞文艺数学那道好不?

前端

是个神医,他的大学从本科到研,把硬件、电路、汇编、C、python、JS都搞了一遍(我现在都依然有想法与他一起搞些人工智能与交互方面的尝试),但是他自称最擅长通过针灸壮阳,我们团队都试过,果然有效,有需求的可以与我联系,我目前是他的agent。但是最令人恐慌的是:你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从身上拨出一把银针,长约3寸,寒光闪闪,然后笑着要插你。他的个性沉稳,坚韧,缺点我就不说了,因为这毕竟是回忆类的文章。还是多说好的。

他还是一个举重运动员,我有时候很纳闷,为什么举重运动员会与汇编、机器人挂起钩来。他的脾气最好,公认的耐性强,持久。但是他在激动的时候,曾经骂策划:Fuck you very much !我当时第一反应是:兄弟,你的英语6级是咋混过去的?策划你也是!你都把我们的前端惹到英语无论次了!

后来我才知道:Lilly Alen也唱过一首歌叫《Fuck You》,其中有歌词就是Fuck you ,Fuck you very very mua a a a ch !

美术

是还是一个孩子,这是我的认识。其它人如何看,我就不说了,我只说我自己的认识,这叫个人观点,读者你说呢?美术人很执着,认准的事情,往往无法说服,正因为如此,他对游戏的表现往往比其它人更较真,不行就是不行,软磨硬泡,死缠滥打,陪着笑脸,非得让开发人员想办法解决性能问题,我们的游戏能有现在这样的性能,他实际上一个很重要的推动者。他的理想是什么?大家猜猜?他的理想是拍记录片,他熟悉各种记录片,电影创作手法,总想着有一天可以不为钱发愁,认真拍一部好的记录片。因此,我会在后期我们提供的一首《5个P》中展示他的镜头运用与创作手法。

市场推广

比较成熟(他后来成了某HTML5游戏公司的CEO创始人,也算是走上了HTML5游戏创业的不归路),他对环境的适应能力超出了一般人,你也可以称之为异乎常人。一口流利的英语,外企高管出身,在我介绍完我们的团队后,他就说:I want to do something new. So .lets try it.

从井井有条的办公室,到连办公室都没有的5个P团队,他的跨度稍有点大,但是他给我们带来的一些看问题的角度与规范化的约束,对我们的BUG回归、进度控制、海外拓展起到了奠基人的作用。

后端

就是我了,我其实是一个多面手,能前能后,能上能下,能硬能软,当然,这些都是自称而已。在项目中时间久了,我有时候都不知道我自己到底擅长啥。我是啥样的人呢?哪里需要人,我就去哪里,我不喜欢看到我们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什么不行?搞它!这是我的口头禅。

前端和后端是常常要联合调试的,因此,我们常常出现在各种咖啡馆里。我们对各种咖啡馆都积累下了丰富的经验。例如:外经贸大学那边,紫光大厦下的雕刻时光总是充满了油烟,不宜长期开发,只适合聚会,。

策划先窝在自己租的房子里憋出策划方案,画出各种线框图,然后我们讨论没有意见后交给美术,美术是个苦逼文艺男,只能躲在租的房子里画,画好了网络传给其它几个人,我们看了再提出意见,问题,然后再改。

(待续)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