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瑞杰与福英的故事引起的思考

阅读数:1638 发布时间:2016-08-24 00:57:30

作者:gsh 标签: 瑞杰 柳茹 偷情 随笔 柳茹 秀野堂

瑞杰77岁了,福英73岁。他俩是夫妻关系。是我家隔壁邻居。

瑞杰站直的话,应该有175cm左右,但是他现在是7字型走路,腰弯到地上了快。

福英身高150cm左右,身体非常健康,从来没有听说过有什么毛病。也没啥好营养品吃,但就是不生病,干的活也不少,也辛苦。

两个月前,福英就和瑞杰吵架,大清早的开骂,害得我没办法睡懒觉。 骂人的原文是这样的(我翻译成普通话):

日你家瘟娘,不要脸,这么大岁数还去找妇女,人家比我年轻吗?水多吗?
家里没有吗?非要出去找?外面的是不是沾了料糖?好吃的?
在家里让你做这个嫌累,做那个腰疼,摸别人的时候怎么就不见你疼?
活丑啊!

诸如此类的话,细细分析,作为当事人,应该会觉得冷汗直流,浑身不适,呼吸困难吧?

我后来问我爸:瑞杰摸婆娘,这事是真的吗?
我爸说:不可能,俩夫妻闹别扭,就喜欢整这一套,互相栽赃。谁会要一个腰弯到地上快80岁的老头?

我觉得此言有理,就不再关注了。

没料到今天清晨5点,我听到拳头刺破空气的呼啸,隐隐还有震动传来,瞬间惊醒了我(我对这种声音非常敏感)。

我第一反应是:草!有高手!迅速翻身下床,摸到窗口屏气凝神静听。

窗外人影翻飞,有人在交手!只见福英摆着散打姿势,一只右拳向前不断的刺出,一只左拳护住头部。瑞杰节节败退。

我了个去?!!要知道一个快80岁,一个70多岁,加起来快160岁了!

这一仗动静极大,罡风飒飒,拳拳到肉,棍棍咬腿。闷声不响打了5分钟,才开始骂。

骂的是江南俚语,照实记录,为以后研究语言语系的人作参考。

“夭寿!等乍贴出广告来骂泥!食杀嗯家瘟娘!”
“连个咸头都拜弗着码喂,还要出去戏麦麦嘎”
“防嗯家娘屁!”“内裤里白色的是什么?!”
“dei累的喂!dei累哒!丑沙的喂!”
“20多年了,藕天天困弗着,终于被我抓住了!叫我离婚?我绝不!”
“看着你从腊根家塘前穿过,袅啊袅的,胆气越来越大!”
“把三轮车歇在塘边,人却往村里来,这样的花样精瞒的住藕?!”
“照实被藕打了几棒棒!”

我当时真的有一种住在《功夫》里猪笼城寨的感觉!这尼玛哪里是普通人?不在现场不知道那个动静有多利害,我在练散打的健身房里才会听到那种破空的声音!真的!

我爸问我:滴高情况?(什么情况?)
我:噶姘头,被抓现行。
我爸:老泽唉...滴高麦麦嘎要他沙?(老子啊!什么样的女人要找他啊?)
我:你反应太慢!旁边点歇歇吧,小心罡气伤到你。
我爸:吃早饭!!
我:好哒!

老头被逼急了,就嚷着要离婚,老太坚决不同意,翻出60年前对方去她家里讨亲事的各种不要脸表现来说事,说来说去就是不离婚,非要和老头保持夫妻关系,号称:弄死老头才作罢。

一转头,到了晚上,看见晚饭他们吃的又说又笑。

我问我爸:谁做的晚饭?
爸:老默默(老太)
我说:要弄死他挺容易啊,而且乡下估计没人举报啊。饭里下点药,神不知鬼不觉。
爸:他的药60年来都是老太神不知鬼不觉的掺在茶饭里给他吃,你以为?
我:这不要脸啊,这样还过什么日子啊,直接弄死老头,赶紧在村里改嫁啊!
爸:能娶她的都死的差不多了!不好办......
我:哦,这样的话还是凑合一下吧,就当养个宠物玩...

大清早打成那样,现在给人做饭吃??围观群众无法理解啊!

吃饭时候,我就在想,夫妻真的是恩爱的组合?未必。

一对夫妻能够走下去,无论当时有多么恩爱,一定有一方放弃了世间的尊严、面子、事业、交际圈等等,默默付出。多数的夫妻组合,我觉得不叫夫妻。这是完全单方面的,一厢情愿的,其中一方已经是把自己当成行尸走肉了。

这件事情让我对婚姻有了新的认识和困惑。结婚,倒底是选一个人为自己不断的付出,还是选一个人自己为之不断的付出?亦或是凑合着结对过日子?合法的性生活,财产团结互助体?

我觉得住在乡下的意义就在于此!收集这些资料,聆听这些场景,感受夫妻间最本质的东西。

乡下的夫妻没有什么文化,也没有什么物质可以切割。无非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生儿育女,繁衍后代。就夫妻生活和婚姻关系而言,乡下与城里应该是平等的。那么,乡下夫妻与城里夫妻有什么差异与不同?

我的结论:

农村里的粗俗话是这样说的:

他妈的,农村生活如此单调,弗戏麦麦嘎戏滴高?(不玩女人玩啥?)

看不懂吧?都是江南俚语,粗鄙不堪。

翻译过来用古文来说,就是:彼其娘之!不处无聊之事,何遣有涯之生?[偷笑]

下面是大数据简易报告分析,大家拿去参考。

我村是著名的长寿村,千年古村。

经大数据统计+分析,长寿规律如下:

短命夭寿规律如下:

你选哪一种?你又是哪一种?

觉得有意思的,长按下面的二维码,让我感受一下你的力量,有惊喜哦!

影评收费二维码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