怨愤中的独白

阅读数:452 发布时间:2017-04-04 18:53:46

作者:gsh 标签: 伤害

被自己的父亲不断伤害,又不能反驳和发怒,这是我近些年最难受的事情,没有之一。 我应该不是最差的儿子,至少我没有杀人放火。 我真想对他说:我只是穷了点,只是没有顺利的感情,也许我有问题,那这是我的人生,别这么瞎掺合好吧? 见到太多人试图的在我和我父亲之间架起桥梁,但是没有人成功。

然而父亲总是觉得自己比我懂得多,社会经验丰富。 然而他不断的要我按他的价值观去做人做事。

我试图用学到的催眠术去催眠父亲,但是一次次失败。然后一次一次不自信。 施术时,父亲一个鄙视的眼神就会让我丧失所有的信心。 那不是传说中的王之蔑视。而是来自本源的自我否定。

他用那种高人一等的眼神和不屑的语气,鄙夷的和我说话,我真不知道他哪来的勇气和自信?他做的比我好吗?

我曾经因为这样的眼神和语气跟他吵过架,摔过东西,可是,我跟自己说过,不必再发火了,因为我就是跟这个人有点生物上的关系,其他的什么都没有。

而且只要跟他发火,社会舆论也不会偏向我,会一致谴责我。都说觉得我是孽子,是傻逼。而他所有的错误,都可以被原谅,因为他是父亲,他养育了我。

当那些与我有些关系却不是那么亲密的人,站在他的生命的角度和他幸福的生活环境中,来对我进行一番道德与信仰教育时。我心里除了不断的骂放屁放屁全是放屁之外,没有第二句话。

然则,脸上还要装着很受教,心悦诚服的模样。因为我真心觉得喜欢劝说别人的人,他图的就是这些,他们就是喜欢看到别人的生活与生命在他的言语指挥与指导下朝他认为正确的方向走下去。不然,劝说别人这么费力不讨好的事情,为什么总有人咸吃萝卜淡操心呢?

困于自己的誓言与承诺,而不能一泄心中的怨愤,而这个约束力,来自哪里?真的是誓言本身与承诺?我现在想想,是自己的价值观,是自己的感情吧。

除了在课堂上与KTV里,我基本没有特别高声说话的时候。因为我觉得那是涵养的体现。一个人,没有人涵养,与禽兽何异?这是我的守则,也是我的信条,然而,这不是父母给的。

今天村里人有户人家的孩子突然嚎哭,父亲看到了,当是笑话。 我看到了,听到了孩子的母亲冲上来抱住自己的儿子,大声的说:儿子!妈妈在。儿子!而男孩子的父亲也死死的抱着儿子不撒手。

我跟父亲说:你看,青少年心理问题很严重,现在小孩子没有玩伴,不亲近自然,容易出各种心理问题。

然后,没多久,就轮到了我。吃过晚饭,跟房东闲聊。又被父亲鄙视了一番,心中怨愤,听着一会儿一句,一会儿一句的刺激我,批评我,真心的觉得受不了。这里面其实已经不是谁对谁错的问题,而是让我感觉他根本不在乎我。于是我认真的对他说:我不会与你发火的,我保证过。但是也别太过份,没意思。

他从来不觉得有情感伤害,精神伤害这样的事。但是,他又是一个被我母亲伤害的很深的人。村里每隔几年,就有自杀的,他从不去思考别人为什么自杀,别人受到了什么伤害。在我看来,这就是与禽兽无异,一只鸟死了,也会有其它的人鸟悲鸣几声,哀其同类,何况乎人?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我从小受到的价值观教育来自于爷爷,然而爷爷却没有活的足够的长。不然,我也不会觉得孤独。

有时候也怨恨爷爷,怎么没有认真的教他的儿子,却认真的教了我。

父母是我终其一生的修行,也是我怎么学习解也解不开的题。 父母是我的来处,却终将灭亡我。这是我最难面对的问题。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