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别教师生涯

阅读数:1105 发布时间:2014-12-30 19:45:51

作者:秀野堂主 标签: 杂想

2007年1月 今天感冒,晚上睡觉半个身子露在外面,冻了。

想起最后一次改学生的卷子,不禁手上又重了几分。毕业班的大学生,个个都像跃跃欲试的小鸟,眼睛望着外面的世界,脚步却依然蹒跚。大家都知道下学期实习,这学期就开始没好好听过课。大家都开始抓紧时间了。谈恋爱的谈恋爱,开房间的开房间,性生活也应该体验一下了。上课拿着招聘的报纸,早晨第一节课带着油条,豆浆,下午的课就拿着两份扬子晚报与现代快报,一翻一下午。

“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果然如此啊。我曾记得爱因斯坦有一句话“当一个人离开学校后,忘记了所有的专业知识时,那么剩下的,就是教育了”。我看,他们都是带着教育走的,阔气的扔下了专业。

其实,人总是这样的,失去的才会珍惜。我也曾是个愤青,懵懵懂懂的过了这么多年。当第一次面对着台下一双双眼睛时,我曾感动,我当年也是这样望着老师的。可是结果呢?人总是贱的。正如我贱的一如既往。

这次考试评分,我再也没有手软,以前的分数是开平方乘十,大家都混着过,主要是教育为主。可是毕业了,我也要离开学校了,我总想给大家留下点什么。那就留一次严格的考试吧。

结果是意料之中的,我关掉了手机,关掉所有可以联系到我的通讯工具,终于,一半的人要补考了,终于,大家开始问候我的家人了。可是我既然打定了主意,就必然像王八一样,咬着就不会松口。大家就将就着过吧。在自己的校园里,被我教育,阴一次,总比出去被人家阴的好。何况这不是阴谋,是阳谋,告诉你考试会严格对待,你还不认真听课,你自己是一头冲进了厕所,找死(屎)啊。

想着那曾经在课堂上说我是禽兽的女学生,我不禁哑然,我要是禽兽了,你的男朋友是什么?显然不如禽兽嘛。我就算是个禽兽,也是衣冠禽兽啊。老师我虽然笑骂不忌,但心里还是不喜欢学生骂我的。正好考不及格,那就从新疆跑来再考吧。也许别的老师会放你一马。

大学嘛,就是做学问的场所,白衣飘飘的年代,可是,你却当作声色犬马的地方,纵情放浪的时机,恐怕这不太好。

本来是想写一些字,留着自己回忆的,没想到,写着写着,竟然全是对学生的不满,对学校的愤愤。马上要填分数了,看着一排排的红色数字,我真是有些意得志满。小样儿,总算搞了你们一次不及格了,总算让我真正的行使了一次老师的判断权了,这次管你是谁,省委书记给我打招呼,我也不管,过就是过,不过就是不过,我要坚定的对自己负一责,其实也是坚定的对学问负一次责。 可是还有大量的老师在混日子,还有大量的老师在被各种招呼,各种关系所困扰。想不通,既然如此,还要上学干嘛?自欺其人者人恒欺之,人自侮者人恒侮之。教育机制如斯,国运堪忧,草民堪忧,天道循环,不休不息,谁又能欺得了自然?我又担心个俅啊?

也罢,庸人自扰,他娘的,洒家去也。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