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茹村的故事与图像集

阅读数:1809 发布时间:2016-03-17 01:18:02

作者:秀野堂主 标签: 柳茹 文明

里面的照片都是村里的,比较真实,去年,明朝的下马石被偷走卖掉了。

前几年被偷走的,还有埋在村西墙内的石头将军。

说实话,我对新农村建设最大的担忧,不是钱的问题,是精神。

农村的文明已被摧毁,我们村是近1000年古村落,国家认定,著名长寿村。那有如何?

承载文明的是人,不是那一件件房子,人要死光了,文化已经破败。

国家的希望在哪里,那是国务院的事情。

村子的希望在哪里?我现在天天住在村里,我看不见任何希望。

村子里仅有几个小孩子,以前几千口人,现在就百来人。一条长长的巷子,从东到西,不过住了20多人。

村子里的排涝系统是800年前打造的,小时候村里修排水渠,我亲眼看见家门口的排水渠有半人深。

98年大洪水,到处都淹了,本村中心始终是干的。

经过这几年村委会的努力,村子的高低处平衡被打破,蓄洪的池塘被填,终于变得年年内涝了。一下大雨就开始四处都是鱼,除了向市政府求救没有更好的办法 。

真是痛心。

说的迷信一点,风水已坏,说的科学一点,建筑地理已经失去了原先的生态规划,除了内涝,各自垫高家中的地,没有任何办法。

为什么会这样?

因为以前村里有文化人,有读书人,知道规划,一思考都是上百年的生活,做事都是想着后人。

现在大家都住在城里,村里的干部都不懂规划,目光短浅,只想着靠接点工程自己赚点钱。

他们思考的是如何从副主任变成主任,从村主任变成村书记,而不是思考的村里的后人如何看他,村里的未来。

为什么呢?

因为大家都去城里买了房,村里完全就是随便。

每次想起爷爷教的风水八卦等杂学知识,结合建筑地理,用google map看村里的地形,越来越佩服古人的智慧,也越来越鄙视现代人的短视。

我曾对我爸爸说:

你爸爸的爷爷给我们留下了一套家具,桌子、床、书柜,这些物件经历100多年不坏,光是杀水就用了3年,上漆用了2年,这哪里是在做家具?这是在磨人,这是磨哲理啊。

爸爸经历1958,文革,改革开放,脑子里完全只有多赚钱这一个想法,价值观也偏向货币金钱导向。

说到底是书读的少。再联想他的经历,我也能深刻的体会到文革的恐惧。

那是一整代人的教育毁坏,是一整代人的信仰重构,非常可怕。

真正教育过我的,是我的爷爷,由于家贫,买不起童话大王,于是我把爷爷的老四旧一样不落的学了个全。

造成我从小学古文是轻轻松松,再到后来与宗教人士接触,如鱼得水,自在的很,再到现在,我可以对村里的古典如数家珍,对家传的大刀术也记得只鳞片抓。

如今,我准备申请盖自己的私宅,一手看风水的本事,加上我用无线传感网络检测环境的本事,有观测环境的红外摄像机工具,再结合古代人的智慧,心理学上的一些常识,我竟然觉得自己有一种得了道的感觉。

我敢说,我可以去建立一个新的学科,叫现代风水学,这完全是一门真正的科学,可以测量,可以标准化,可以继承现代科学,可以吸收古代风水常识理论。。。。我是不是不要脸啊。。

越说越多,可能是半夜了吧,想起这些事情,乱七八糟的,怀念30年前的村落,怀念我的柳茹。

照片在这里:

柳茹影像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