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茹村与沈甲村的故事

阅读数:1054 发布时间:2016-05-21 10:59:02

作者:gsh 标签: 柳茹村 沈甲村

沈甲姓沈,却有贡姓

沈甲距离柳茹不至2公里。在柳茹的东南方向。 沈甲,顾名思义,沈姓之甲。 保甲制度是宋朝时期开始带有军事管理的户籍管理制度。 十户为一甲。可以当初沈甲仅为10户左右。 但是沈甲有贡姓(我们说有贡姓,一般指为:有姓贡的男人为主的家庭,不含入赘和出嫁),具体原因,有几个说法,多是子孙叛逆之说,也有迁出发展之说,但可以肯定的是:沈甲贡姓绝非正房大妇所生,也非普通庶出,很有可能是不太能说的出口的原因。 这样的情况,我也不想太挖深了。

有一次,跟朋友站在沈甲与柳茹的交界处(电灌站),遇到一个老头,老头看着我半天。

问我:你是柳茹谁家。
我答:某某家。
老头自言:我是xxx家。
我问:你也姓贡?
老头答:当然啊。
我问:沈甲怎么有姓贡的?不是姓沈吗?
老头答:当年......
我:哈哈哈

老头虽然年纪很大了,也许是心理因素,见到我还是很谦卑,有一股子说不出的讨好的感觉。 发了根烟给他,他还很感谢,露出3根牙朝我笑。

1958年前后的沈甲与柳茹

当时人人都没什么吃的,并不是没有产出,鱼米之乡,总是有收获的。但是制度是死的。 村干部听从党的指挥,服从政府安排,把粮食都交出来,所以很多人都是饿的。虽然也饿,但是村大,底蘊总是有一点的。

沈甲的饥荒尤其严重。

柳茹村与沈甲地理接壤。很多田都是连在一起。 饥荒时间久了,发现沈甲的村民经常去偷柳茹的粮食和菜。 于是村里派了人去看守。

暴力执民法

柳茹大村,村民彪悍,在得知被偷后,村干部不作声,制定了一个计划去抓小偷。 某天,沈甲举村又来偷。天刚亮,柳茹村派了一帮子彪悍的小伙子冲入沈甲村,挨家挨户的搜,搜出本村的菜的,一律暴打。 沈甲村的村干部,被柳茹村的小伙子抓住后,左右开弓,打了N个嘴巴子。人老实啊,哪怕是被打,也不敢还手,也不敢还口。 打完了,也没要人家菜,就走了。

情义两心知

虽然被打,但是沈甲人总要吃饭啊,不管如何,只要饿了,半夜就去偷。 派去看守的人,老实,也心善。装着不知道,睁一眼闭一眼就算了。 但是,也不知道是不是脑残。沈甲的人去偷菜时,总要去摇一摇看守的床,看看他睡着没有。 总是这样,非常尴尬。

有一次,沈甲人又去半夜偷菜,又去摇看守的床,看守实在烦了,悠悠的叹了一口气,道:偷就偷,这样摇我的床,我是睡呢?还是不睡呢? 说完,翻个身,继续睡。

从此以后,菜偷的有节制,沈甲也没人饿死,大家各自安好。

恩与威的后果

从那时候起,沈甲人在后来的年月中,一直都记得是柳茹人的野菜救了渡了他们的命。打也打了,睁眼闭眼也有的吃了。 也许,这就是法与情的最好的诠释吧:我们并不坏,我们有道义!

相关文章推荐: